本文作者:xinfeng335

2023最王炸的男人,被开除了!

xinfeng335 2023-11-18 31
2023最王炸的男人,被开除了!摘要: 专题:OpenAI管理层“地震”:CEO、总裁双双离职  作 者丨华商韬略  华商韬略出品丨ID:hstl8888  乔布斯曾说,被苹果驱逐是他一生中最宝贵的经历。  ...

专题:OpenAI管理层“地震”:CEO、总裁双双离职

2023最王炸的男人,被开除了!
(图片来源网络,侵删)

  作 者丨华商韬略

  华商韬略出品丨ID:hstl8888

  乔布斯曾说,被苹果驱逐是他一生中最宝贵的经历。

  现在,这种宝贵轮到了全球科技界的“当红辣子鸡”——OpenAI创始人萨姆·奥特曼(Sam Altman)。

  昨天夜里,因ChatGPT爆火的OpenAI突然宣布,萨姆·奥特曼(Sam Altman)将辞去首席执行官一职,并且退出董事会。

  基本上就是,要他离开,彻底离开。

  官方给出的理由是:“他在与董事会的沟通中并不坦诚,阻碍了他履行职责的能力,董事会也不再相信他继续领导OpenAI的能力。”

  而且,董事会还特别申明,这不是一个冲动的决定,“在奥特曼离职之前,董事会进行了审慎的审查。”

  简单说就是,我们盯他很了,哥们就是对组织不忠诚。

  不老实,不忠诚,就滚蛋,这在全球都是司空见惯,但奥特曼的消息传来还是非常令人震惊,意外,也引发轩然***,公司的员工更是一脸懵逼,欧,买噶,不敢相信这是真的。

  这不只是因为他是OpenAI的创始人,缔造者之一,也更因为就在前一秒,他还在工作,还在公开场合高谈阔论。

  他参加了旧金山的APEC会议,与政商大佬觥筹交错,并且被邀请发表了重要讲话。他先是老套地强调了技术的重要性,“如果我们想要繁荣发展数千万年、数亿年,甚至数十亿年,我们就需要技术。”

  然后,给出了一个很符合OpenAI创始人,人工智能革命引领者身份,但却与大多数关于人工智能的讨论大相径庭的观点:

  “人类正走在自我毁灭的道路上,而人工智能可能是阻止人类自我毁灭的手段。”

  他才刚刚参加完OpenAI首届开发者大会,向全球开发者和ChatGPT用户公布OpenAI一系列产品更新,并且骄傲地宣布了一项成绩:

  世界财富500强公司中,有92%的企业在使用其产品。

  总而言之,没有任何迹象显示,通知下达之前,董事会已在准备干掉他,而他已经知道自己要***掉。

  更让人震惊的是,与其说这是奥特曼被驱逐,不如说这是OpenAI的一次大血洗,或者说资本与创始人的一次大博弈。

  奥特曼之外,OpenAI的另一位联合创始人,董事会布罗克曼(Greg Brockman)也宣布辞去在OpenAI的职务。

  这大半年来,奥特曼的名气甚至超过了科技狂人马斯克。也有不少人认为他就是下一个马斯克,甚至超过马斯克。

  人们也观察到,面对ChatGPT的爆火和OpenAI的快速崛起,埃隆·马斯克——越来越愤怒。

  去年,ChatGPT推出后仅一个月,马斯克就宣布停止OpenAI对Twitter数据库的访问。

  “这并不奇怪,我刚刚得知OpenAI可以访问Twitter数据库,所以暂停了这项功能,因为我们需要更多了解它未来的治理结构和收入。”马斯克随后解释说。

  推特的这一举动并没有阻碍ChatGPT火遍全网,上线两个月时间,月活突破1亿,成为史上增速最快的消费级应用。热潮之下,微软、谷歌,阿里、百度紧随其后,纷纷加速人工智能产品布局。

  这大半年来,作为曾经的创始人之一,马斯克始终未停止对OpenAI的批评。几周前,他在自己的推特主页上质问:“我仍然很困惑,我捐赠了约1亿美元的非营利组织如何成为了市值300亿美元的营利性组织。如果这是合法的,为什么不是每个人都这样做呢?”

  作为回击,OpenAI现任CEO山姆·奥特曼将他昔日的英雄马斯克称为:

  “一个在推特上关心人类的***。”

  两位科技狂人的针锋相对,带着我们回到了气氛完全不同的2014年。

  那一年,谷歌收购了一家当时领先的人工智能研究公司DeepMind。这个动作,让硅谷科技大佬们都顿觉压力袭来,其中就包括马斯克和奥特曼。

  当时的马斯克是SpaceX和特斯拉的创始人,奥特曼是投资公司Y Combinator的年轻总裁。包括他俩在内的很多人都认为,DeepMind是最有可能在AI领域突破的科研机构。

  他们的判断被证明了:DeepMind很快推出了AlphaGo,2016年,AlphaGo击败了世界围棋冠军、职业九段选手李世石,震惊全世界。

  为了抗衡DeepMind,阻止谷歌垄断AI领域,甚至防止这项技术威胁人类安危,马斯克在他特斯拉总部的办公室里攒了一个局,邀请奥特曼及一些来自硅谷的亿万富翁朋友坐在一起,当即决定成立一个非营利组织,并邀请更多著名研究人员和企业家加入,他们有着同样的目标:

  创造优秀的人工智能,并在这个过程中拯救世界——研究人工智能不是为了金钱利益,而是为了人性之善。

  OpenAI正是这样诞生的。

  马斯克带头捐了1亿美金,并承诺在5年内投资10亿美金,并与奥特曼共同担任董事会。

  期间,二人分工明确,已经有很大影响力的马斯克负责外部工作,把OpenAI推向公众视野,同时吸引人才和金主,奥特曼则更多负责内部管理。

  当时的奥特曼只有30岁,他常常穿着纯色T恤和牛仔裤出现在公众视野,据熟悉他的人说,他只有一套压箱底的西装,来应付——某些特殊的场合。

  和马斯克一样,早期的奥特曼显得不善交际,甚至还被人当面问过“阿斯伯格综合症对你有什么帮助或影响?”不过据奥特曼的回应,他根本没被确诊过阿斯伯格综合症。

  而马斯克曾自曝,在8岁左右被诊断出患有阿斯伯格综合症,求学期间遭到霸凌,通过自传的表述,马斯克在初中时期被一群同学殴打并且受到长时间的精神虐待,后来他曾回忆说:

  “我差点被打死”。

  类似的经历,让两人一度惺惺相惜,对人工智能的追求,则让他们因OpenAI的成立,成为了盟友。OpenAI成立的第二年,奥特曼对马斯克做了一次专访,就在马斯克特斯拉加州弗里蒙特工厂内,马斯克阐述了创建OpenAI的初衷,以及就他而言,对于未来最为重要的五件事。

  ▲奥特曼专访马斯克,目不转睛专心聆听

  坐在对面的奥特曼目不转睛专心聆听,有观众在这段下评论,这场景好像——

  “成名前的科比访谈乔丹”。

  奥特曼比马斯克小14岁,当他和很多硅谷的科技大佬们坐在一起时,外形很容易让人误以为是高中生。但在整个成长过程中,他更习惯的标签是“疯狂的异类”。

  1985年,他出生在保守的密苏里州、圣路易斯市郊区。奥特曼的母亲康妮·吉布斯汀回忆说,“奥特曼很早熟,对科技的狂热也很早就开始,2岁时开始使用家里的VCR,8岁时获得了第一台苹果电脑,学会了编程和拆解Macintosh。”

  但奥特曼并不满足,据说,他最清晰的童年记忆之一是,坐在卧室玩着电脑,然后突然意识到:总有一天,电脑也会学着思考。

  除了科技狂,奥特曼的特别,还包括自小就是一名素食主义者,以及16岁就公开出柜——在一个只有两千人的市郊社区出柜,这不是一件多么棒的事情。

  但奥特曼却不惧压力,反而向学校喊话:“你们是想成为一个压制型的学校,还是对不同思想开放的学校?”

  19岁的奥特曼考上了斯坦福大学,在那里,他进入了人工智能实验室开始研究。大二时,他和朋友共同创立了Loopt,这是一款基于定位系统的社交网络服务,可以告诉你的朋友们,你此刻身处哪里。

  从这时起,美国程序员、风险投资家、Y Combinator的创始人保罗·格雷厄姆就注意到了奥特曼。

  进入Y Combinator的最初几个月,20出头的奥特曼语速很快,对工作效率低的人没有耐心,他情绪不太稳定,但每周工作时长达100个小时是常事,高强度工作还让他得了坏血病。

  但格雷厄姆却欣赏这一点:“⼭姆⾮常擅⻓变得强⼤。他成功通过了我们的测试,一开始我们怀疑,这个年轻人能管理好比他年长的团队吗?”

  在Y Combinator,奥特曼积累了对产品、行业和人才的判断能力。

  不后,保罗·格雷厄姆甚至将奥特曼与乔布斯作比,他表示,“为初创公司提供建议的是史蒂夫·乔布斯和奥特曼:关于设计问题,我会问史蒂夫会怎么做?而在战略和抱负问题上,我会问山姆怎么做?”

  2014年,奥特曼正式接管Y Combinator。他将Y Combinator的投资战略从软件初创公司扩展到生物技术、能源和其他领域。

  ▲2015夏天,奥特曼与Y Combinator的合作伙伴们

  尽管看起来像是“在混乱中寻找机会”,但奥特曼却一直有个梦想:让计算机可以像人类一样交流和学习。

  正是因此,奥特曼的重心开始深入硅谷,也有了后来与马斯克的联合。

  旧金山的OpenAI总部,看上去像一个新时代的理想乌托邦,阳光能够照进每一间办公室,遍布的多肉和蕨类植物,以及还有一间大学风格的自助餐厅、一个自助式酒吧和一座小图书馆。

  作为一家非营利组织,早期的OpenAI试验了一些项目,比如教机器人如何执行解决魔方任务等,但发展却步履蹒跚。

  2017年,OpenAI不得已解雇了一小部分员工。奥特曼透露,那一年,他不得不为OpenAI的资金筹集花心思,例如获得联邦资金和推出新的加密货币,但都没能得到满意结果。

  这段时间,奥特曼与马斯克的关系也日益紧张,后者认为OpenAI的研究进展缓慢,并要求加强对OpenAI的管理和控制。

  OpenAI的高管们最终重启了一个,希望创建一个营利性部门OpenAI LP,该部门将向非营利性母公司报告。

  当时担任OpenAI顾问、后来担任董事会成员的LinkedIn联合创始人里德霍夫曼表示,这个的初衷是,吸引那些希望获利的投资者,加速OpenAI的进步。

  但这个遭到了马斯克的强烈反对,他提出自己成为OpenAI的总裁来拯救它。当奥特曼和其他人拒绝时,马斯克选择了离开。

  根据参加了会议的前员工回忆,马斯克在会上宣布离职,并解释说,他认为他有更好的机会通过特斯拉创造通用人工智能。在会上,一位年轻研究员质疑马斯克是否考虑过安全隐患。马斯克的回答是:

  蠢货。

  这也是许多OpenAI员工最后一次见到马斯克。他离开了OpenAI,撤回了大部分承诺的投资。

  OpenAI看起来完蛋了,它失去了最大的投资者,在研究方面徘徊不前,作为一个不会造血的非营利组织,似乎再也没有未来。

  转折发生在2018年夏天,在爱达荷州太阳谷举行的Allen & Co.年会上,奥特曼在楼梯间遇到了微软首席执行官萨蒂亚·纳德拉,并向他推荐了OpenAI,对方表示很感兴趣。

  第二年,微软承诺在5年内投资10亿美元。后来,投资又增长到100亿美元。这让OpenAI变成了微软的风险投资,并成为与谷歌竞争的潜力资产。

  把非盈利组织,变成商业公司,这成为了奥特曼被诟病的由来。

  5月16日, 38岁的山姆·奥特曼罕见地穿上了深色西装,来到美国国会接受质询。

  有议员对此发难:“你赚了很多钱吧?”

  奥特曼的回答是:“我没有OpenAI的股权,我的薪水只够保险。做这件事只因热爱。”

  此前,奥特曼曾因为自己并不拥有OpenAI的股权而感到骄傲,理由是,这样可以防止股权利益与决策的冲突。说白一点就是,可以更为公共利益或者事业理想,而不是为个人或资本利益去做决定。这次被开除,恐怕会改变他对股权利益与决策的想法:

  没有股权的决策,是可以随时被股权干掉的。

  2022年11月,微软的投资收到了第一份回报:ChatGPT的正式发布。比尔盖茨立即表示,ChatGPT技术将“改变我们的世界”。

  ChatGPT发布仅5天内,就收获了超过100万用户注册。两个月内,它的用户已达到1亿,这是历史上消费应用程序达到这一目标的最快速度。

  ChatGPT所展现的推理能力,也让奥特曼开始面临新的挑战,如何让人们相信人工智能不会抢走自己的工作,甚至,不会在某一天自己。

  包括曾经嫌弃OpenAI进展不够快的马斯克,也都频频站出来反对或者是嘲讽,认为人工智能技术可能会毁灭人类。

  年初,马斯克还和苹果联合创始人Steve Wozniak等上千名科技界人士签署***,呼吁暂停AI系统的训练。

  但没过几个月,马斯克却自己搞了一个人工智能新公司。

  在5月16日的听证会上,奥特曼一边强调人工智能的益处,一边坦言它可能对世界造成重大伤害:“我认为,如果这项技术出了问题,它可能会大错特错。”以及“我们希望与合作,防止这种情况发生。”

  坦承和开放态度,帮助奥特曼赢得了国会的好感,但在随后的媒体访问中,他再次,多次直言不讳:AI已经进化出其无法解释的推理能力,并且有可能会杀死人类。

  不够坚定捍卫OpenAI的立场和利益,甚至常常站在对立面,说不利于公司的真话,也被认为是奥特曼被驱逐的原因之一。

  离开OpenAI ,显然会改变一下奥特曼,也对整个AI产生影响。

  这种影响的大小和方式还是未知,但显然,奥特曼不会就此退休,甚至不会就此善罢甘休。

  被离职后,他也在X(原推特)发文,若有所指地表示:稍后将有更多关于接下来的事情要说。

  另外值得关注的是,奥特曼也已像马斯克那样,争当科技界的斜杠青年了,OpenAI之外,他已布局多家新的公司。

  今年5 月 10 日,因为微软的支持,Helion 成为了世界上第一家获得实际购电协议的核聚变公司,而奥特曼正是Helion最大投资人之一,他曾一次拿出3.75 亿美元给Helion支持其烧钱改变世界。

  这也进一步让不少人认为——奥特曼就是下一个马斯克一样的超级巨星。

  不过,马斯克恐怕不这么认为。

  奥特曼被离职的消息刚刚传出,马斯克就通过自己的官方账号发布了一个“求职申请链接”,并附带一句:“以防有人需要”。

  有人说,这是马斯克在向奥特曼伸出橄榄枝,但这似乎更像马斯克在调戏奥特曼。

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

作者:xinfeng335本文地址:http://www.jinlangtech.com/post/5417.html发布于 2023-11-18
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ZBLOG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

阅读
分享